您的位置:首页 > 关于我们

要么给我爱要么给我钱滚!”从196名澳洲华人“糖宝”记者深挖“包养业”!

日期:2018-10-05 02:40:57 点击:0 来自:本站 作者:

  21岁的小茹(化名)妆容精致,拖着小行李箱一身休闲出现在悉尼机场。跟一名中年白人男子简短寒暄后,两人双双挽手登上了飞往斐济的航班。

  在随后5天4晚的游程里,她需要极尽可能且有技巧地取悦对方,以换取8000澳元的回报,以及以后和对方更大的“交往发展”空间。

  早在今年5月,一款名为“甜XX制”的社交应用上线,突然挤掉微信和QQ,飙升765名直接登顶苹果中国区社交类应用排行榜,但4天后旋即下架。

  这个高级版“平台”无疑成了吸睛焦点。今日澳洲记者调查发现,这个简称SA的平台在澳洲不仅运营情况良好,会员数量也相当惊人。

  暗访深挖结果更惊人。在澳洲,大批华人男女早已注册成其会员,以各种或隐晦或直白的方式,在这个平台上挥霍青春。

  据au报道,SA号称全澳范围内,坐拥约13万“糖宝”与57000名“糖爹(Sugar Daddies)”。而13万“糖宝”会员中,澳洲女学生的数量更占了8成以上,即有超过10万名怀揣着“包养梦”的澳洲女学生,在SA上寻觅着愿意提供经济资助的“糖爹”。并且,学生“糖宝”的数量正以每年25%的速度快速增长。

  其中,Griffith大学以475人位居澳洲高校“糖宝榜”榜首,“八大”名校中,绝大部分已经“沦陷”。

  在SA的官网中文页面上,记者留意到其全球数据更加惊人。“1000万活跃会员,800万魅力甜心,200万成功人士,以及139个国家都在使用。”

  今日悉尼记者以“糖爹”身份注册,潜入SA澳洲官网展开调查。结果显示,在澳13万“糖宝”中,标明“亚裔”身份的用户数量占约1.7%,绝大多数聚集在悉尼、墨尔本与阿德莱德。

  而使用“简体和繁体中文”的用户,全澳共有144人,其中137人(95%)集中在悉尼与墨尔本。

  这批写中文的华人女孩,某种意义上应该是更倾向于找寻一位华人“糖爹”。考虑到ABC或使用英文语言的用户存在,网站上不局限“糖爹”种族的华裔“糖宝”人数,应该远超144这个数字。

  记者整理发现,大多数华人女生在“自我介绍”和“交友目标”中,或多或少都保留着华人一贯给人含蓄和内敛的印象。

  她们中的多数人,会提到在异国他乡的孤单。“超级爱笑的小白兔”就希望能结交到更多志同道合的朋友,“一起去环游世界”。

  “可可宝贝”则希望找到一个能在“陌生的土地上给与帮助的人”,“更希望可以找到一个有趣的灵魂”。

  她们通常不会提及性,更多给人的感觉,是在寻找有经济基础的成功男士的陪伴。一定程度上,女孩会考量跟男士交往时的感受和体验,而非赤裸裸为了钱不顾一切。

  当然也有目的明确,直截了当的华人“糖宝”。她们在自己的文字介绍里干脆痛快,率性发言,目的性显然更为明确。

  比如喜欢买买买和香车,希望”糖爹可以让我任意买东西”的21岁毕业生“镁镁”。

  上图这位身处墨尔本的女孩“Mia晴”直白表示,“可以陪伴看电影吃饭,不发生性行为,非诚勿扰”。

  年仅20岁的华人糖宝“甜甜的宝宝”衣着性感,她在“自我介绍”中这么写道,“性感清纯的年轻学生妹,欲寻一位帅气糖爹。”

  “我不是妓女,更多算互惠互利的伴游,如果你直接开价诸如‘每小时250刀’之类的,我会立即拉黑你。”

  在她提出的交易天枰上,一边是希望“糖爹”能“细腻、慷慨大方”,为其提供“上流奢华生活”与“无拘无束、说走就走”的环球旅行,那天枰的另一边,她所需要付出的,是陪伴、是时间、以及潜在的感情,甚至身体。

  令人惊讶的是,在以另一个注册的“糖妈”(Sugar Mommy)账号登陆后,记者通过同样的检索手段,找到了52余名华人男性“糖宝”,他们在网站上对应寻找有钱的“糖妈”。

  记者留意到,华人男“糖宝”的年龄跨度相对较大,从19-40岁不等。其中,部分男子可能在注册时操作失误,将原本计划的“糖爹”身份误注册为“糖宝”。

  这些会员或以健美身材吸引成熟女性用户,或以“小鲜肉”、“小狼狗”的形象出现。

  一位名叫“定制个鬼”的28岁华人男“糖宝”表示,”我不知道要说些什么,不过如果你喜欢我的话,给我发消息,我想交些新朋友。”

  会员页面显示,47岁的“Davidjay”自称单身但育有一名子女,身为技师的他“身体健康”,希望“跟着感觉走,牵着性福的手……”

  也有24岁的华人研究生,自称“可爱,会服侍人的小狼狗”。记者搜索发现,“小狼狗”一词源于日剧《贤者之爱》,剧中男主角从小被调教,对年长自己20多岁的阿姨爱得死心塌地,好像大型犬一样亮晶晶的眼睛,让无数女性观众为之着迷,该词也因此爆红网络。

  “小狼狗”在个人资料中表示,自己“甜蜜定制等级”为“中等”,这意味着他希望“糖妈”每月能提供5,000澳币左右的零花钱。

  在众多男“糖宝”中,记者发现来自台湾的Henry,自我介绍和交友目标写得十分详细。

  他在页面中写道,“我叫Henry,在台湾当过ICU护士。”“我在台湾的女友已育有1女,所以我去年做了结扎手术。”

  生活在墨尔本的他,如今希望寻求一名“愿意帮助解决经济问题”的女士。“我需要抚养我女儿和完成硕士学业,我会尽我所能服务好资助我的女士。”

  他在交友目标中也提到,有时他需要安抚台湾女朋友的情绪,因为她“患有抑郁症、而且在1月份失去了工作。”但Henry也表示,“会先征求得到你的允许”。

  全球来看,仅SA单个网站就号称有250多万学生求包养,其中SA的创始地美国学生“糖宝”人数占了80%,加拿大占9%,澳洲占4%,英国占3%。显而易见,北美是“重灾区”。

  下面这个女生举的牌子里,写着这样两句线%的“糖宝”都是大学生;2. 平均每个人每月能从“糖爹”那里获得3000美元。

  曾有这么一张照片引起过众人关注:两名女大学生坐在台阶上,面前举了块牌子上面写着:“干爹跑了,求学费”。

  SA网站指出,多伦多大学(University of Toronto)是各院校中糖宝人数增加最多的,一年增加近200人;其次分别是麦吉尔大学和沙斯喀切温大学,其中后者人数最多。

  至于英国,Swansea University曾做过一个全国规模的调查,结果显示,有5%的英国学生已在从事情色服务行业,有22%的学生已在考虑要加入情色行业了。

  至于日本,且不说SA这个网站,“用身体换学费”的援助交际早已成为严重的社会问题。越来越多的日本女大学生在课余时间到酒吧陪酒、拍摄色情片乃至从事。

  早前,一部纪录片还揭发了北美土豪惊人的包养内幕,也完整呈现出时下部分年轻女性愿意为钱出卖肉体的现象,片中被包养的中国学生甚至拥有15张信用卡。

  短片“糖爹约糖宝”(Daddies Date Babies)纪录了5位纽约出身,年纪为十几岁或20岁出头的“糖宝”,常年向土豪“糖爹”提供性服务与伴游,换取金钱资助的故事 。

  23岁中国妹子Stephany Xu 5年前开始被包养,她说干爹对她很好,几乎任何要求都会满足她,但是她有时候也怕拿不到钱,所以就要求先拿到干爹的信用卡。

  近来在媒体上,常常有“糖宝”中的“成功人士”讲述自己的“战绩”,悉尼大学兽医系女学生Jessica便是其中“红人”之一。

  “其中一位每月会给我5000澳币零花钱,另一位会带我出国旅游、买奢侈品和帮我付学费。”Jessica说。

  另一位是昆士兰大学的女生Olivia,专业是艺术和教育,21岁的她也常常在社交媒体晒奢华晚宴、游艇派对和五星级酒店。

  她现在每周都能够收到250-1000刀不等的小费,跟无数男人有过约会,跟其中3个男人保持过长期的“糖父女”关系。

  不过,作为一个运营在灰色地带的交友网站,SA提供给年轻的“糖宝”们,“机遇”的背后永远伴随着风险。

  据au报道,一名名叫Alex Page的“糖宝”在与一名“糖爹”用完晚餐后,在“糖爹”家中遭其强暴。

  Alex Page也希望借其亲身经历,告诫那些急于寻求富有“糖爹”的女性们,一定要意识到,这种“服务”后面隐藏着巨大危险。

  今日澳洲记者在调查中,留意到华女“糖宝”Alex Li曾在SA上表示,希望对方能“注意安全措施,绅士的”。

  而华男“SugarAAA”也清楚地写明,“不要性病、艾滋病和传染病。”

  然而,在这些看似清晰的要求背后,像“Alex”与“SugarAAA”这样的“糖宝”们,到底如何确认最终见面的“他”,就是让人心仪、健康无病、符合要求的“绅士”呢?记者不得而知。

  不可否认,“糖宝”现象正迅速滋生蔓延,越来越多学生、包括中国留学生开始“下海”试水。

  SA为学校后缀名的邮箱提供免费注册,有推波助澜和怂恿之嫌,但“罪魁祸首”这个锅还轮不到它来背,全社会都责无旁贷。

  鉴于这个行业的敏感性,我们有理由怀疑,大部分女孩在提供“包养”服务时,若受到伤害,只会选择隐忍不发,独处自舔伤口。

  悲哀的是,在大部分西方国家,打着“交友”为名的网站很难被定性为非法。作为媒体,我们尽可能说服自己去尊重学生们的选择,但同时希望表达我们强烈的不建议和不鼓励的态度。

  毕竟,对这些年轻女孩们来说,在这个圈子里受到的伤害,往往是她们所难以承受之重,或终身难愈。

分页:
相关链接 Correlation Link
最新OA界面 New Article
  • 06-08
ASP
ASP
ASP
栏目热门 Class Hot
栏目推荐 Class Commend
版权所有:大西洋娱乐 2016-2018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AG